首页 / 意林

一本《意林》两个女孩

某一年的清明节老爹开着摩托车把土狗送到梨花镇火车站,这次回来老爹给了100元。他拿出兜里的5块零钱去报亭买了一本《读者》。

由此开启了文学杂志阅读之路,那段时间在报亭买了《故事会》《课堂内外》《意林》《环球人物》《中国新闻周刊》《青年文摘》等。

对吃穿不讲究,相对来说对杂志、书籍的喜爱多一些。

看书、看电视、写日记、单恋,生活就是这样单一重复。

因为晚上太无聊,加上老师布置的作业不会写。他就主动申请去学校和住校生上晚自习,班主任也只是口头上答应了,就厚着脸皮去了。一为了学生的安全,二来我们不是希望班,学校原则上是不同意希望班外的走读生上晚自习的。

上晚自习第一二节课就是耍、吹牛、看小说,刻苦的同学在默默地写试卷和作业,二三节课就开始相互传递作业抄英语、数学、物理、化学等。也有会做的作业比如语文和历史。

那个时候的《意林》和《读者》《青年文摘》不同的地方是,《意林》中间会有一篇彩版的搞笑图片合集比如宠物、运动、生活之类的,每隔几页的都会分出一小格放幽默笑话合集。

一本《意林》两个女孩

(《意林》始于公元787年,唐朝封疆大吏马总集诸子百家精华编成《意林》6卷,流传至今《意林》杂志秉承前人意趣,取“意林”二字为刊名“意”就是意境、意韵、意义、意味,意有所得,"林”即智慧之林.即通过很多故事营造生命意境、展现哲思意韵、阐述人生意义、透析生活意味。)

一般看过的杂志都会带到班上给同学看,大家没事就看看杂志。

一本《意林》两个女孩

就这样一沓杂志各自纷飞,从前排传到后排。晚自习继续发挥余热,因为我们这个班的是联合了2班、5班、7班、8班的分散的几个住校生一起上晚自习的,他们也会来讨要杂志看。传来传去也会传到了小媛的座位上,小媛是恬静秀美的女孩子,但座位是乱糟糟地堆了卷子、作业本、课本夹杂在一起,抽屉里也是乱糟糟的。她没看完的杂志就顺手和书夹在一起,土狗就把自己珍藏的《读者》《青年文摘》《意林》悄悄地分批夹在她的书里。

小媛当然是知道的,因为班上所有的杂志都是土狗一个人买的。

有次她顺便提起:“我这儿多了本崭新的《意林》呢。”

“我有1998年的《读者》。……”

旧书摊上淘到一本《帝王谋臣史记》写的是历朝历代的一些将军谋士的故事,其中有篇是写陶渊明,自习课把这本书传给了小媛。

一本《意林》两个女孩

初中毕业前夕,土狗还在医院。不过已经能下床了,他正在躺在病床上吃一个发糕,佳佳带着她来了。小媛给他带了一本新出的《意林》,那天他还是很舒畅的。她说自己报了振华,土狗的母亲给了她和佳佳每人一个香蕉。

出院后他没有看小媛给他的《意林》,而是直接放在资料管理册中妥善保管。

接下来的时间还在同一个城市读高中,但各自生活轨迹的不同偶尔也能交叉。比如在人在走路,她在回家的2路公交车上。

直到他遇见一个铁路中学的女孩,丫头比他小一届。现实中的她要比照片白一些,鹅蛋脸、单眼皮、左眼下有颗痣,骨子中透着股子韧劲,喜欢养仓鼠。丫头说她也喜欢《意林》,于是土狗买了两本加上之前小媛给他的那本,一起给了丫头。

一本《意林》两个女孩

丫头和《意林》都从他的世界中消失了。

想来当时不该那么草率把小媛给的《意林》转送给丫头,睹物思人的物件都没了。

只是东西没了,念头还在。

年龄的徒增,杂志阅读的类型偏重也不一样了,才知晓《青年文摘》《读者》《意林》属于综合性文摘期刊,《收获》《十月》《萌芽》《小小说》《美文》等属于纯文学期刊。

一本《意林》两个女孩

“是的,我们不得不承认,之所以爱好文学,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们太穷,在过去年代,写小说只需要稿纸和圆珠笔,你保持安静,你蜷缩在角落,即使你写得不太入流,也会有人赞美或宽容你。如此而已。有一天你离开了文学,那种感觉可能连解脱都谈不上。”——路内《雾行者》

相关文章
留言
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