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者

二手书店① | 芥子古旧书店付刚:书有新旧,而文字没有

二手书店,顾名思义,就是卖二手书的书店,也是旧书流转的场所。

世界上许多著名的二手书店都已有近百年的历史,而中国现在的二手书店基本是改革开放以后发展起来的。随着互联网的发达,实体书店受到冲击,二手书店的生存更显艰难。

他们还在坚持什么?二手书店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未来要如何走下去?带着这些疑问,我们采访了成都市的四家二手书店,听店主们讲他们的故事与期望,共同探索一条通向未来的阅读之路。

二手书店① | 芥子古旧书店付刚:书有新旧,而文字没有

“书本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人们的翻阅而变旧,但书中的文字却永远鲜活,因为它是人类智慧的结晶,始终闪耀着智慧的光芒。”对于二手书的价值和意义,从业20年的芥子古旧书店经营者付刚有着自己的理解和感受,“现在我所做的便是通过二手书的流转去实现循环阅读,同时,还可以让大家的情感跟随书籍去传播。”

◆从小就爱阅读,从书本中获得安定感
付刚的芥子古旧书店位于成都市成华区玛塞城古玩市场内,一推开门便是一片令人心旷神怡的室内风景:一幅由著名作家、书法家流沙河先生题写的“纳须弥于芥子”书法作品非常醒目,同时,井然有序的木质书架优雅稳重又不失现代感,各种二手书在柔和的灯光映衬下,不仅增添了几许温馨气息,更让整个书店空间温煦如春。

而这一切,对于经营书店的诸多想象与实现,其实早在30多年前一个高中生的心中即已预埋下了缘份种子。

付刚是成都本地人,1971年出生,从小就爱阅读,尤其是在念高中期间更是爱阅读,一有空就寻找各种书籍。至今,付刚依然记得当年最喜欢的一位作家的作品。“他就是‘荷花淀派’的代表作家孙犁。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孙犁晚年的《耕堂劫后十种》,以其深厚的文化底蕴和雅致的风格情调,写出了自己一辈子的经历,也是自己一生经验的终结,在当代文学中可谓独张胜帜。《耕堂劫后十种》其实是十本小书的合称,包括《晚华集》《秀露集》《澹定集》《尺泽集》《远道集》《老荒集》《陋巷集》《无为集》《如云集》《曲终集》等十本集子,里面有很多的句子放在今天依然有重要的现实意义。比如《尺泽集》的《后记》中所说的‘泽虽小,希望它是清澈的,没有污染的。它是从我的心泉流出来,希望能通向一些读者的心田里去’;《陋巷集》的《后记》中所说‘古今中外,凡是真正的哲人,凡是伟大的文学家,他们的语言,都是质朴的,简短的,道理都是日常的,浅近的’;《曲终集》中所说的‘在工作上,容有失误;在写作上,或有浮夸;待人处事,或有进退失据。这些都应该放在时代和环境中考虑。要知人论世,论世知人’。”

除了孙犁,付刚对汪曾祺、丰子恺和流沙河的作品也是非常喜爱。付刚说:“他们的文字很特别,没有过多的技巧,就像是一些家常谈话,用平实委婉的语言静静地为你诉说一个个故事。其散发出的温暖的人道主义情怀与雅致淡远的生活意趣,让人欲罢不能!”

高中三年大量的阅读毋宁成了一种纾解烦闷的最佳精神食粮,特别是那份和书本相处时获得的安定感,付刚迄今仍久久无法忘情。同时,这段经历也让付刚隐约开始想象着日后能够拥有一间舒适温暖的理想书店。

二手书店① | 芥子古旧书店付刚:书有新旧,而文字没有

◆刚结婚就失业,书店从无到有
虽然爱阅读,但因为其他原因,付刚在高中毕业时没能考上大学。而后在家人的安排下,20岁的付刚进了一家国营服装厂,算是端上了铁饭碗。但是,10年后,由于缺乏市场竞争力,服装厂倒闭了。屋漏偏逢连夜雨。恰巧也是在这一年,付刚结婚了,“老婆跟我在同一家服装厂上班,也就是说,我们两个人属于一结婚就失业的情形。”当时,付刚颓废了很长一段时间。但生活还得继续。由于自身状况不适合做体力活,“高中时喜欢买二手书,‘做生不如做熟’,于是,我决定干脆就做二手书买卖。”

说干就干!刚开始的时候,只要没事,付刚就骑自行车去逛二手书市场、古玩市场,主要是学习经验,“可以说,当年成都大街小巷只要有书店的地方,我基本上都去过。”

摸索了一段时间,付刚准备自己开始实践了。由于没钱租铺面,这让他陷入了尴尬境地。不过幸运的是,新兴的网络销售给了付刚希望,“2002年的时候,孔夫子旧书网(一个二手书交易平台)成立。”

当然,有了销售渠道只是第一步,最关键的还得有大量、稳定的货源。于是,付刚每天的工作就是穿梭于各家厂矿的图书馆,收购二手书。“刚开始我都是按照自己的喜好来选购书籍。我一直比较喜欢文史类图书,所以,我进购了大量此类书籍。有段时间棋类的二手书很火,但我却不喜欢这类型的书籍,就算是看到有,我也不会买进。所以说,我并没按市场规律来操作,从生意角度来说很失败。”

不过,文史类二手书因为存量多、受众面大,所以,在低成本的运营下,付刚在网上的二手书店也勉强能维持下去。

三四年后,问题又出来了。“因为是网上销售,所以,收购的二手书都囤积在了家里,而且量也越来越大,完全影响到了家人的生活。“与其找库房存书,不如租一间铺面,这样两个渠道销售,销量肯定能提升不少。”

关于店铺的选址,付刚主要考虑两点:一是面积要大,便于存放书籍;二是一定要在古玩市场里找,因为市场一般都是有一个固定的开关门时间,这样也可以有自己的个人空间。“我是一个待不住的人,喜欢到处走走,我不喜欢那种除了生意没生活的日子,感觉太累!”

找到乐满意的铺面,付刚的销售渠道也开始逐渐转型。“以前在网上销售的时候,我和读者不见面就可以完成一笔交易,如今,有了线下实体书店,服务就显得尤为重要了。这些年,我始终有一个销售理念,就是做生意一定要留一手。怎么说呢,就是销售的二手书不能卖得太贵,要给别人留有余地,这样既维持了稳定的客源,又能最大化的让书籍不断地传递下去。”

也正是基于这样的经营思路,付刚的二手书店从最开始的10多个平方米,到后来的20多个平方米,再到如今的40多个平方米,规模不断扩大,销售额也是逐年提升。

二手书店① | 芥子古旧书店付刚:书有新旧,而文字没有

◆一直伴随着感动和快乐,坚守文化传承
2018年,付刚在成都玛塞城古玩市场的芥子古旧书店开业。对于店名中的“芥子”二字,付刚解释道:“一是写实,因为我的书店面积不大,只有40多个平方米;二是取自佛家‘芥子虽小可纳须弥’,在这里,意为书籍的世界无限大。”

的确,书籍的世界无限大,既充实了付刚的内心,也让文化的价值得以温暖传递。在20年的二手书经营过程中,付刚遇到太多让他感动的读者。“记得5年前,有个80多岁的老先生,每个星期天都会拄着拐棍来店里一次,翻阅自己喜欢的书籍。我问他:‘这么大年纪,您怎么还亲自出来选书呢?’老先生回答说:‘爱书的人,阅读习惯一辈子都丢不掉!’老先生的阅读精神让我受益良多。一个人一辈子如何活得更有意义,并不在于争得每一分钟,而在于生命整体的内涵有多丰富。当然,这肯定就取决于一个人的阅读。”所以,不管再忙,每次只要看到这位老先生到店,付刚总会前去搀扶着,在书海中陪着他一起慢慢寻找书籍。这个过程,让付刚很是享受。

除了有感动自己的读者,付刚在二手书的买卖当中还体会到了许多的快乐。“我喜欢乡邦文献(地方文献),只要买到这类型的书籍就非常高兴,如今在家里,我自己留下了很多各种乡邦文献。因为通过解读乡邦文献,能够唤起我们每个人对家乡的热爱。还记得有一年,我无意间购得汪曾祺先生的一幅画,让我足足高兴了一年。因为汪曾祺先生的画如同他的文字一样,都有着极重的烟火气息。其意更重要的是表现出一种在生活悲苦之中而生出来的坚强、达观的生活态度。毕竟在我们每个人的生活中,肯定会有苦难与悲痛,但我们可以学习汪曾祺先生那种用温情、用希望、用爱去化解、去冲淡、去释怀生活之中的悲苦与无奈。”

谈及自己所从事的二手书经营,付刚认为:“文化的传承必须要有一个媒介,而书籍就是很好的媒介,只有阅读才能把文化传下去。简单而言,二手书店的存在就是让人们增加了一个接受文化知识的渠道。在如今数字化时代,传统阅读和数字阅读一定会并存。但无论采取何种方式阅读,其实都是一种文化传承。而读纸质书籍也不仅仅是一种情结,更多的是一种习惯。”(读者报全媒体记者 何建)

二手书店① | 芥子古旧书店付刚:书有新旧,而文字没有


编辑:殷华 责任编辑:董小玥 审核:周华

相关文章
留言
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