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周刊

“喝播”本无罪,都是流量惹的祸

“喝播”本无罪,都是流量惹的祸

文 四百击


这年头,吃吃喝喝的视频似乎已经被妖魔化了。


“喝播”本无罪,都是流量惹的祸

一不小心就会放大欲望。/ unsplash


“喝了这款酒,神魂颠倒,命都没了。”


视频中的喝播博主,在说完这句话之后,立马往自己的嘴巴里灌酒,还没喝几口就全吐出来了。


“喝播”本无罪,都是流量惹的祸

主播喝到吐,网友看得爽。/ 视频截图


这就是屡遭诟病的“问题喝播”。但“问题”和“喝播”不能画上等号。


主播对着镜头咕噜咕噜饮下一杯又一杯水、饮料、奶茶,或者啤酒、白酒,无非换种直播玩法,以吃货作为自己的目标用户,顶多带点ASMR(中文译名“自发性知觉高潮反应”,是一种生理现象,指人体通过视、听、触、嗅等感知上的刺激,在颅内、头皮、背部或身体其他部位产生的令人愉悦的独特刺激感。)的元素,何罪之有?罪不在吃喝,罪在粗俗和丑陋。


“出师未捷身先死”用来形容喝播最为贴切不过


5小时喝完20斤水、一口气喝完6.9升奶茶、一次喝完100元加料饮品,以“一口闷”“拼酒醉酒”等为噱头的海量喝播视频在部分短视频平台一度十分活跃。这些操作仿佛让我们梦回大胃王吃播流行那几年,“挑战100个蛋挞”“挑战100盘肉+100盘虾”“挑战10斤火鸡面”“挑战100个汉堡”等以“挑战”为噱头的视频层出不穷。


这种畸形审丑的问题喝播,成为“大胃王吃播”之后,又一个蔓延的“视频怪现象”。


“喝播”本无罪,都是流量惹的祸

某视频博主尝试喝完一大桶奶茶。


还没完,“问题喝播”的更多套路着实令人大开眼界。


在某视频网站上,有主播拎起桶装白酒就往嘴里灌,直到喝不进喷出来。


一名女主播和她的一名女性朋友竞相喝下浓度高达60度的烈酒,直到一人醉晕在厕所。在这名主播拍摄的视频里,点击量最高的一条视频就是喝播主题,播放量达到173万次。


有些博主的玩法甚至危及生命。一些博主为了证明不是“假装喝酒”,竟想用火来验正身。


有些人把酒分别倒在杯子和桌子上,边喝边点火;


有些人先把酒倒进杯子,然后拿纸巾沾湿,再把纸巾点燃;


有些人更离谱,嘴对瓶喝完酒之后,将嘴里含的最后一口酒吐出来点燃,结果在点燃过程中,不慎将带着火焰的液体滴在衣服上。


“喝播”本无罪,都是流量惹的祸

喝多不仅会上头,还会让人做出一些出格的事。/ 抖音视频截图


在微博上搜索“喝播”,翻到最早期评论是2016年12月一条关于韩国综艺节目的评论。在2021年4月,即喝播被“血洗”的一个月里,涉及“喝播”的评论已经达到了峰值。喝播,从来都是小众圈层的产物。


“喝播”本无罪,都是流量惹的祸

喝播出事之前,它在网络上就是一个小透明。/ 微博截图


“出师未捷身先死”用来形容喝播最恰当不过。这是喝播的第一次“出圈”,而第一次就被钉在耻辱柱上。


2021年4月6日,@央广网发表评论#多个平台又现海量喝播视频#,瞬间引爆全网讨论。从官媒到自媒体舆论出现一边倒纷纷谴责这种玩命喝播。


“喝播”本无罪,都是流量惹的祸

抖音公告截图。


快手也在4月9日发布《关于严厉打击恶意“喝播”行为的公告》。公告表示,平台已通过技术手段与人工审核等方式对博眼球赚流量等行为进行严格审查,一经发现违规将给出视频删除、号封禁等处罚。2021年4月3日-4月8日,共删除违规视频1826条。


点进快手,搜索“喝播”,只剩下一串温馨提示词:过度饮酒有害健康,请合理饮食健康生活。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在面对类似舆论危机时,平台往往会采取一种最简单粗暴也是最有效的方法——把它们一锅端了。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场风波中,被央媒和各大自媒体批评的喝播,往往前面都会带上“恶意”“玩命”“过度”等负面形容词,也就是说,喝播本身并没有问题


出事的喝播,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点:符合网络审丑意识。除此之外,大多数问题喝播,都与喝酒有关。这两点,放在现在的互联网营销中,无一不是可以用来制造爆点的流量利器。


“喝播”本无罪,都是流量惹的祸

喝播不出名,但喝酒一定出名。/ 微博评论截图


狂饮烈酒赚流量,背后是酒行业的推波助澜


在这轮风波中,出事的喝播大多都与酒扯上关系。


酒类销售直播,在2020年出现了红利期。2020年,淘宝年货节期间,李佳琦带货长城干红葡萄酒,2万箱在30秒内被抢光!薇娅带货飞天茅台,瞬间售罄!4月,罗永浩在90分钟里卖掉了上千万元的谷小酒.这些头部网红主播给酒类直播带来的效益是巨大的。


在“下沉” 直播市场中,酒类直播带货也被盯上了。


“喝播”本无罪,都是流量惹的祸

卖白酒。


抖音认证为袁寨川竹酒坊官方账号的@川竹酒坊发布的短视频,皆为一位年轻男性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的视频,通过“喝播”带货的目的非常明显。


以往单纯的美食分享视频,也出现了挂羊头卖狗肉的现象。一些博主开始在其美食分享视频中引入喝酒。


点进视频里,先看到满桌的美食,主播瞧着美食面露困惑之后,从屏幕外拿出酒瓶和一个大酒杯,接着倒上满满的一杯白酒,一饮而尽。有时喝完一杯还不够尽兴,再喝上一杯。原来主播之意不在美食而在酒。


“喝播”本无罪,都是流量惹的祸

单单喝酒部分就占掉视频总时长的一半之多。


随着直播电商规模不断扩大,直播卖酒为酒企带来了一定的流量,连接酒企、酒商与消费者的新零售模式正在引领国内酒类流通市场的发展趋势。


据新华社报道,有业内人士透露,某些短视频平台上粉丝量过万的主播,一场三四个小时的“喝播”平均打赏收入为1000元至3000元,如果接受粉丝的指定挑战,打赏金额可能更高。


博主的粉丝数量越多,单个视频播放量越大,就能接到越多商务合作,从而在直播带货中直接赚取或间接分到相应比例的销售额。


此外,在“喝播”类直播中带货可分到销售额的10%至15%。


但是,不少主播会在视频中不断吹捧某款酒,他们将视频链接到微店、淘宝店,还会在直播评论区发布“买酒加微信”提示,为卖酒引流。


“喝播”本无罪,都是流量惹的祸

酒类直播带货会不会成为下一个风口?/ 视频截图


而在网络上,人们根本无从辨别哪个是假酒,这就有了文章开头所提到的“点火证真酒”的荒唐现象。


翻开喝酒视频的评论区,观众们并不关心喝多伤身,他们只是为了在互联网上图一乐。


“这得多大酒量的人,才有机会把你灌醉啊。”


“你这是要把下水道都冲塌啊。”


“好厉害哦,小姐姐。”


“没有感情的酒精容器。”


隔着一条网线,这些网友简直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喝播”本无罪,都是流量惹的祸

喝播风波渐渐平息之后,有网友预测下一个风口是“拉播”。/ B站评论


在B站搜索“喝播”,基本搜不到什么视频,但是搜索“喝酒”,却出现一箩筐的视频。可见喝酒视频的受众一直都有。观看这类喝播视频的观众,沿袭了社会文化中对喝酒的看法和心态,对会喝酒的人有一种钦佩感;或者看到别人喝不了酒,也会产生一种你也不行的愉悦感。


我们再回过头来看出事的“问题喝播”,发现喝酒的人特别牛,只要不醉就能一直喝,有些人把自己喝到呕吐才罢休。但凡在现实中遇到这种毫无节制喝酒的人,我们多少都会劝上一劝。


但是在主播视频中,他们喝酒是一种“商品”,目的就是为了赚钱。只要有看客,他们就能化身为喝酒容器,反正他们觉得喝不死人。


流量为王时代,畸形审丑占上风


这是一个流量为王的时代,流量就是红利。这也是一个审丑狂欢的时代,令人尴尬迷惑的网红街拍疯狂刷屏、各种土味视频疯狂传播。


因为在这个时代,这些博人眼球的视频十分受大众的欢迎,有受众就意味着有流量,受众越多,流量越高。


“喝播”本无罪,都是流量惹的祸

一位分享养马经验的博主,她的一次喝酒视频点击量突然上升。/ B站截图


热衷于“审丑”,也可能是一种心理缺陷,畸形的快感,背后可能是一种病态。粗鄙愚蠢的事物,可以引发观看者心理层面美好优越感和极度的舒适感。


快手平台“问题喝播”账号粉丝最少也有数万人。西瓜视频上“喝播”视频单个播放量甚至达到20多万次。有些内容离谱、夸张的喝播视频,譬如“拼酒醉酒”,其点击量甚至过百万次。


你能看到各种喜欢自虐的群体:连喝九瓶烈酒、一分钟三瓶牛栏山……


“喝播”本无罪,都是流量惹的祸

别为了博眼球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你也能看到一口气喝4斤水、一次性喝完100块的加料饮品的“肚量王”……


你还能看到随随便便喝几口酒,就能赚取高点击量的怪异现象。


“喝播”本无罪,都是流量惹的祸

白的酒、黄的酒,这一口满足了多少人的胃。


“问题喝播”在快手、西瓜视频等平台火起来,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平台自身的审丑缺陷。


有人说:审美和设计在中国沦为了最不重要的东西,一切以快速卖货为前提,自然只剩下了土味和山寨。


“问题喝播”审丑满足了部分观看者的恶趣味,吸引了大量用户点击、打赏。部分主播看中该领域门槛低的特点,不惜打探甚至突破法律底线,只为快速“吸粉”“养肥”账号。


“喝播”本无罪,都是流量惹的祸

哗众取宠的闹剧之下,奇葩不少。


此前,国家网信办和多地监管部门都曾对“吃播”类内容作出明确禁止性规定,一些头部视频、直播平台也承诺对此类违规内容“进行严肃处理,或给予删除作品、关停直播、封禁账号等处罚”。


在这场喝播风波中,平台还是采取一样的打击套路。喝播还没能在流量变现道路上走得更远,就被拍死在沙滩上。


到4月底,喝播风波平息了下来。平台也不敢贸贸然光明正大恢复其他喝播视频,估计也是在等待下一个不知道什么播的风口到来,再进行一波“韭菜”收割。


不过没关系,那些疯狂的喝播主播们应该不缺流量,换种别的内容做直播大概也能活,因为审丑总是莫名其妙能火。


参考文章

[1] “问题喝播”调查:“喝喝喝”背后,谁在“呵呵呵”| 新华社

[2] 喝播,停!!| 中国新闻网

[2] 畸形的网络审丑:土味奇景化狂欢 | 澎湃新闻

相关文章
留言
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