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周刊

没有令人心动的offer,只有心动的阶层

没有令人心动的offer,只有心动的阶层

文 颖宝


上亿人求他“快逆袭”,但愿望都落空了。


没有令人心动的offer,只有心动的阶层

“你不是名校生,年纪又大,我们为什么要选择你?”/《OFFER 2》截图


“我毕业于华东政法大学法律硕士专业,在律所和法院都有过工作经历,现在已经辞职、以一个干净的状态来参加这个(实习生)面试。”


“这样简历一般不会出现在我们面前,(因为)你的本科不是法律专业。”


“(放在以前)估计在人事部就筛掉了。”


在职场真人秀《令人心动的OFFER》第二季(下称“OFFER 2”)中,年近30的丁辉毅然裸辞、重新应聘君合律所的实习生岗位。


君合律所,中国8家顶级律所之一、绝大多数法学生的梦想天花板。


为了冲破这层天花板,丁辉再次“背水一战”——上一次斩断自己的后路,是在大学毕业一年后,他辞掉了销售工作,在家复习一年自考上华政的法律硕士,并在读研期间拿到国家奖学金、进入2020年全球营收排名第99的律所实习。


他很努力、有拼劲、有能力,但这些优点,都被学历上的一行信息掩盖:


二本大学、本科非法律专业。


在接下来的实习生活中,“能力还不错,排名却垫底”的情况多次发生在丁辉身上,而这一切,都指向“学历歧视”。


令人窒息的“学历歧视”


与丁辉形成强烈对比的,是王骁。


他一走进面试厅,就抛出“美国斯坦福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双法律硕士”的头衔,接着“校优秀毕业论文”“全国海洋法英文邀请赛最佳辩手”“北京市优秀毕业生”等荣誉紧跟其后,把面试官震惊得说不出话。


就连坐在面试厅外的“北大还行”撒贝宁,也扶额说:“这种特别刺激人。”


没有令人心动的offer,只有心动的阶层

王骁,人送外号“凡学大师”。


王骁还“无意间”透露,自己的本科毕业论文课题是“探讨南海仲裁案的程序问题”,表示自己“想成为一名能代表中国的国际法律师”,将梦想和眼界上升到一般人没想过的层面。


4名面试官都笑了,直言“这就是我们想要的人”“如果君合面试有模板,那王骁就是我们的模板”。


而在面试丁辉时,他们却收起了笑容:“给我一个录用你的理由。”言下之意,除了配合节目组招一名能引起大众共鸣的“普通人”,他们已经想不到第二个录用理由。


面试排名显而易见,在8名被录用的实习生中,王骁排第二,丁辉垫底。


没有令人心动的offer,只有心动的阶层

从第一期开始,关于丁辉的学历话题,就处于风口浪尖上。/《OFFER 2》截图


面试片段播出后,#请丁辉逆袭好吗##丁辉是打工人的真实写照#等话题分别获得上千万、上亿次点击,其中#心疼丁辉#更冲进了热搜榜。


参与话题讨论的网友自称“丁辉人”,因为相比另外7位名校实习生,丁辉更贴近真实生活中的自己。而他们,恰恰是社会中的最大公约数——


高考成绩一般,上不了最喜欢的大学,只能在有限范围内,填报录取率最高的学校;


毕业后,因学历“障碍”,找工作时碰过大大小小的壁、陷入过投出N份简历却连面试机会都得不到的困境、在HR面前经常扮演“等待被选择”的角色。


没有令人心动的offer,只有心动的阶层

“我真的特别希望丁辉能逆袭,因为我从他身上看到了自己。”/豆瓣截图


“学历歧视”似乎成为了被默认存在的现象。


早前,有网友整理出马化腾、雷军、王兴等商界大佬的本科院校,发现表格中清一色的清华、耶鲁、武大、上海交大等名校,而经历三次高考才被杭州师范录取的“逆袭者”马云,才是那个特例。


没有令人心动的offer,只有心动的阶层

江湖上令人颤抖的乌镇饭局,在座的商界大佬全是名校生。


人力资源咨询品牌TalentGuide的联合创始人曾指出,某些企业在招聘要求中“明码实价地列出招聘学校的名单”。


没有令人心动的offer,只有心动的阶层

“我们只从这些学校里面挑人。”


国外的学校,也很看重学生的国内院校级别。比如英国的帝国理工大学,会在招生信息中写明“我们只要211的学生”,而剑桥大学的商学院,则隐晦地提到了“知名大学(reputable university )”。


没有令人心动的offer,只有心动的阶层

“要来自知名大学哦!”/剑桥大学商学院官网


求职要看学历、相亲要看学历,连个别交友APP也按学历划分用户群体,反复出现的“学历”二字,刺痛着多数职场人的心。


他们或许会后悔,以前为什么没有再努力一点,但又没有了重头再来的勇气和条件。


“大龄重战实习生”、用“双非”学历敲开君合大门的丁辉,成为圆了他们逆袭梦的替代人物——


如同一把刺向学历壁垒的剑,划开一道口子,让更多“普通人”看到光。


这道光,与其说是职场人们对丁辉的期待,不如说是潜意识中对自己的期待。


“二本毕业的我,

没有机会往上爬了吗?”


《OFFER 2》开播后,很多人笃定丁辉拿到了“逆袭剧本”,因为在故事开头就被看低的设定,太像热血电视剧里的男主角了。


“绝对有节目效果在,丁辉会一路打怪升级,顺利拿到OFFER 的。”有网友如是说。


然而,君合招人是真的、考核条件也是真的,丁辉在五次考核中都没有逆风翻盘,最终被告知“提前结束实习”,也是真的。


最具争议的是,他的能力不比其他实习生差。


在“撰写法律文书”考核中,4名带教律师一致认为丁辉“写作能力有针对性、法律因素考虑得很全面”。


没有令人心动的offer,只有心动的阶层

“丁辉的专业水平是可以的。”/《OFFER 2》截图


场外嘉宾徐律师,作为专业人士阅读丁辉的作业后,也表示“像一个(真正的)律师”。


没有令人心动的offer,只有心动的阶层

《OFFER 2》截图


成绩出来后,丁辉第二次垫底,而将现行的《婚姻法》和尚未实行的《民法典》混着用、前后逻辑无法自洽的王骁,却排在中上水平的第四。


在辩论赛考核中,丁辉的3个队友,一个熬夜没睡好、一个紧张到讲话磕磕巴巴、一个全程念稿子。他以一敌四、在短短一分钟内回答反方辩友的三点质疑,并用“给当事人造成现实紧迫感”“法律侵害危险性”等观点佐证“领导在应酬饭局上强迫下属喝酒是不合法的”。


没有令人心动的offer,只有心动的阶层

辩论场上的这一幕,连场外嘉宾范丞丞也直呼“帅爆了”。


丁辉所属的队胜了,他自己却输了,没拿到最佳辩手。


“法律谈判”考核中,他也输了;“调查取证”考核中,他继续输了。


最后,“专业水平不错”的丁辉,被淘汰了。


没有令人心动的offer,只有心动的阶层

明明丁辉展现出的实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OFFER 2》截图


即使拥有破釜沉舟的勇气,仍然无法脱离泥潭。面对这种结果,丁辉也感到不解,但带教律师的一番话,却让他陷入更深的自我怀疑中:


“你的确做得很好,也有经验,但如果回到刚毕业的时候,你还会像现在这么强吗?我们感觉瞿泽林(另一位实习生)的潜力会更大一些。”


“总是破釜沉舟,你的压力会很大,以后别有事没事就这么干了。一步一步慢慢地往前走,你会过得很好。”


没有令人心动的offer,只有心动的阶层

“你可能太渴望往上爬了。”/《OFFER 2》截图


低学历是错的、年纪大是错的、背水一战是错的、有经验是错的、渴望更快取得成功也是错的……要让“丁辉们”接受这一切,相当于强迫他们承认那句俗套的致丧名言:成年人的世界没有童话,更没有逆袭。


即使是网友坚称“有剧本”的真人秀,也没有按照观众喜好推进剧情,反而再一次撕开职场的残酷面。这让“丁辉们”怒不可及,更将矛头引向比“学历歧视”更高的层面:


“法律条文引用错误,只是阶级们的借口!”


“只是一群优越感爆棚的‘精英’,看不惯草根往上爬而已!”


没有令人心动的offer,只有心动的阶层

#丁辉淘汰#话题冲上了热搜——近6万条讨论中,充斥着“丁辉们”愤怒、悲伤、错愕等情绪。/微博截图


知识与智商密集输出的律师职业,确实属于“精英阶层”,但丁辉被淘汰,真的是“精英抱团”的结果吗?


或者说,普通人真的无法打破精英阶层壁垒吗?


自建围城


在我看来,答案是否定的。


甚至可以说,所谓的“精英壁垒”,反而是由咱们普通大众筑成的。


《OFFER 2》中,带教律师们根本无心针对丁辉,那些被指责为“学历歧视”的行为,更多是理性与市场使然——


如果你是客户,找到君合这种大型、收费高的律所打官司,你希望眼前的律师是毕业于斯坦福,还是普通二本?


举一个日常的例子,一件大品牌的衣服、一件没有品牌的衣服同时促销,价格都差不多,你会选择哪一件?即使店员数次表示,没有品牌的衣服质量也很好,你还是会买大品牌的那件,因为当没时间详细了解布料材质时,商标就是一颗定心丸。


而员工耀眼的高学历,就是君合能带给客户的定心丸。


没有令人心动的offer,只有心动的阶层

4位带教律师,也个个是“神人”。/《OFFER 2》截图


此外,211、985大学的学生们,也是经历了“殊死拼搏”才走过高考独木桥的。到头来却要他们与二本学生平起平坐、共用一套考核标准,这何尝不是另一种不公平啊。


发现了吗?企业只是按照客户的偏好筛选员工,而我们,社会上的普通大众,才是“学历歧视”的源头。


在取消政策出台前,“抢购学区房”是每年必定上演的奇观。


今年5月,北京教育资源较好的西城区房价平均14.5万/平米,其中最受欢迎的一居室房型猛涨50万元、总价挂780万元都有不少人买;7月,上海某中学附近的房子,起拍价513万元、成交价775万元,溢价率高达51%。


千抢万抢,都是为了给孩子抢来一个“更美好的未来”——这个“更美好”,其实就是找到一份更有面子的职业、赚更多的钱、挤进更高端的人脉圈子。


没有令人心动的offer,只有心动的阶层

咱们买的不是房子,而是孩子的前途啊!


所以,不是高材生们圈定了“精英阶层”,而是我们对“人生升级”的天然向往导致竞争日发激烈,从而推动阶层壁垒的形成——


它深深扎根在我们的观念里,让我们急于摆脱现有的圈子、争取比别人更多的资源、成为“人上人”。


网友“玥无双”讲过一个发生在老家的故事:


村里张大妈的儿子、李大爷的儿子,都是今年毕业的大学生。张儿子争气,考进了事业单位,把张大妈给乐得笑不拢嘴、摆了一整天流水席;李儿子有点“缺心眼”,非要回老家当个农民。李大爷觉得丢脸、藏着这事不肯说出去。


但天下哪有不透风的墙,这消息还是传遍了全村,成为家家户户的饭后谈资。


理论上,每一份职业都是平等的;实际上,很少人认同这一点。正如丁辉在《OFFER 2》提到的,之所以转行做律师,是因为“律师的社会地位更高”。


当学历、职业和社会地位被画上等号时,阶层壁垒就出现了。


或许,是我们把自己困住了。


没有令人心动的offer,只有心动的阶层

看上的,大概是律师这份职业的“溢价”吧。/《OFFER 2》截图


“低学历”或许是一道坎,但不会完全阻断我们的前路。就像丁辉,也曾被与君合同属中国十佳律所的“锦天城”录用。


如果我们单纯地将求职碰壁的原因,用一句“哎呀,我学历不够别人高,失败是正常的”带过,而忽略了自己的专业能力、情商上的不足,并放弃思考未来如何改变,那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学历歧视”与“精英阶层壁垒”,都是借口。

相关文章
留言
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