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周刊

当代人的real,只在“小号”里

当代人的real,只在“小号”里

文 贾辉

唯有在“小号”里,我们不必永远阳光向上、正襟危坐、字斟句酌,可以用更自在的身份、更随意的态度喘息片刻。

当代人的real,只在“小号”里

只有在“小号”里,我们才敢真情实感地做自己。/图虫创意


随手点开几个稍有名气的明星微博,基本上都是广告宣传、商业代言、节目预告等官方内容,想看看他们工作以外的私人生活、朋友圈子、喜好品位?没门。


犹记得当年微博刚开通的时候,他们的微博可都活跃得像个“假号”


那时,“微博女王”姚晨常常发微博自嘲、耍宝,还经常关注社会热点事件、为弱势群体发声,成了微博公益的核心力量。


当代人的real,只在“小号”里

姚晨最红的代表作,可以说就是她的微博。/《十三邀》


娱乐圈“反凡尔赛”第一人那英,还曾留下了直抒胸臆的吐槽:“x的,最烦装x的人。”这一过目难忘的金句,如今还印在不少年轻人的手机壳上。


在全网都是“找茬高手”的今天,如果想看到明星们如此活色生香、调皮活泼、真情实感的一面,你只能祈祷他开通了微博“小号”。


当代人的real,只在“小号”里

敢言如那英天后,相信如今也不会再发同样的微博了。


从明星到素人

“小号”成了最佳面具


“小号”是相对于“大号”而言的,“大号”一般是用真实姓名(艺名)注册,便于粉丝搜索关注、接广告、谈合作。


而“小号”一般是同一个社交媒体的另一个账号,因为常常取一个跟本人风马牛不相及的名字,难以被搜索、关联到,可以用来发表一些“大号”不方便发表的言论。


不仅是明星,小号也成了普罗大众的需求,在同一个社交平台上拥有两个或以上账号的情况并不鲜见。


当代人的real,只在“小号”里

明星白敬亭的小号为“别叫他不举铁”,大小号互关,很容易被发现。


小号分为两种,一种是不想被发现的,一旦被扒出来,效果就如同被当众扒光衣服的“社死现场”。


别以为扒出小号很难,在无数次 “求锤得锤”的网络吃瓜事件中,我们都曾见证过吃瓜群众的强大功力——只需要一个点赞、一次转发等蛛丝马迹,就可以扒出明星的另一个社交账号,打开吃瓜“新世界”。


比如歌手金莎就曾在博客开小号,假装是粉丝留言夸自己。后来博客升级,原本是匿名的留言全部显示为博主本人留言,才让大家发现了她的“自夸马甲”。


当代人的real,只在“小号”里

金莎自夸博客截图。


只能奉劝一句:互联网没有秘密,有啥想说的还是写日记吧,写完烧掉就更保险了。


而另一种小号根本不用扒,当事人会用各种方式广而告之,因为它们是当事人想要营造的另一个“人设”。


演员林允的微博小号就直接命名为“林允的小号”,丝毫没有隐藏起来的想法,还在其他社交账号、站台活动亲自“宣传”小号,大号和小号之间互动频繁。


从此,林允的微博大号就成为了专属广告墙,一看就是光鲜亮丽、日进斗金的女明星;她的微博小号则有许多随意发布的日常活动、吐槽、碎碎念,像一个爱美、追星、减肥的邻家元气少女。


当代人的real,只在“小号”里

明星的社交账号,都是生意。


明星的小号,往往会给大众一种亲切感:原来明星们也在过着和普通人一样的生活,也会被人气到骂脏话,会为芝麻绿豆的小事开心。


虽然仍处于同一个世界,但似乎到了小号里我们就可以戴上一个无形的面具,变身成另一个人,用不同的身份、情感、态度来表达自己。


当代人的real,只在“小号”里

有人开一个小号和自己聊天,还用上了情侣头像。


小号的作用

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在现实世界里,个体是以人为单位的,而在网络世界里,个体却是以“账号”为单位的。


即便是同一个人,也可以在网络世界里拥有多个“账号”。能够用不同“身份”随意冲浪,正是小号让人着迷的重要原因。


小号可以是一个隐秘又公开的树洞,释放不宜示人的负面情绪:


上学时乖乖听话、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可以在小号里肆意吐槽苛刻的老师、繁重的课业压力,做一小会儿叛逆的“坏小孩”;


上班时唯唯诺诺、勤恳敬业的“社畜”,可能会在小号里看谁都不顺眼、动辄挑起“骂战”,是一个讨人厌的“网络喷子”。


当代人的real,只在“小号”里

有些负面情绪,只适合在小号里消化。


在朋友印象中岁月静好、积极乐观的人,大概也会在没人认识的小号里说一句:“活着真没劲。”


很多人认为,只有在小号里才能肆意做自己,而这个“自己”,往往是更真实的、更丧的、更恶的。


小号也给予了普通人进行“角色扮演”的快感,可以用不同身份体会世界的参差。


你可以在微信里做一丝不苟的职场精英,也可以在豆瓣做岁月静好的文艺青年、在微博做煽风点火的“键盘侠”、在Instagram做自由自在的旅行达人……


还有人连玩游戏都喜欢开小号,当大号练到了一定的段位,再另开一个小号虐虐“菜鸟”、和朋友随便玩玩,不用太看重输赢,别有一番趣味。


唯有在小号里,我们不必永远阳光向上、正襟危坐、字斟句酌,可以用更自在的身份、更随意的态度喘息片刻。


当代人的real,只在“小号”里

当代人的悲欢并不相通,还不如躲进只属于自己的世界里。


所以,也可以说小号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方式。当另一个自我并不合群、消极的情绪不被接受时,我们还可以逃进小号的世界里释放自己。


就像著名的“小号达人”鲁迅先生,原名是周树人,他就将小号玩得比大号还出名。经常针对尖锐议题发声的鲁迅,为了避免被秋后算账,曾用过181个笔名(实际数量可能更多)。


因为“换号”太频繁,反对派经常猜不准哪些文章才是鲁迅写的,所以误伤了很多人,不少真是他写的文章反而成了漏网之鱼。


当代人的real,只在“小号”里

据某网友统计,鲁迅曾用过181个笔名。


年代剧《楼外楼》的一个经典片段曾在网络上引起广泛传播。剧情是一个文化程度不高的军官拿着逮捕令去抓捕鲁迅,而鲁迅淡定地看了下逮捕令,上面写着:逮捕“周树人”。


所以,他非常淡定地问道:“抓捕周树人和我鲁迅有什么关系?


就这样,这位学识不高的军官就被忽悠过去了,鲁迅也得以脱身。


狡兔都有三窟,当代人有几个小号傍身也挺正常吧?


当代人的real,只在“小号”里

名场面:“抓捕周树人和我鲁迅有什么关系?”/《楼外楼》


数不清的小号背后

是被压抑的情绪


《奇葩说》有一期辩题是:“成年人的崩溃要不要藏起来?”其中一位选手熊浩说:“社会希望你是一颗螺丝钉。而一颗会哭的螺丝钉会生锈,他们怎么会允许你生锈啊!


经济学家薛兆丰也持同样观点:“一个人的情绪稳定,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品质。在工作的空间里面有随心所欲的空间,也有自作自受的空间,多一分努力就多一分收获,少一分克制就少一分回报。”


在成年人的残酷世界里,表达真实的情绪很多时候并不会得到欣赏或同情,甚至还会招致旁人的厌恶、远离。


当代人的real,只在“小号”里

成年人不得不骗自己。/《奇葩说》


从小,我们就被教育“不要哭”“要听话”,渐渐地,我们学会了隐藏、压抑自己的情绪,仿佛克制才是成年人最有价值的品质。


幸好,我们还能将残存的真实情绪投放在小号里,在这里安放真实的自我。


从前,人们还会感慨“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如今,我们只会默默开个小号,低头玩手机,徜徉在让自己觉得舒适的世界里。


电影《花样年华》的最后,梁朝伟饰演的周慕云站在吴哥窟一扇门旁边,对着石洞诉说自己的心思,然后用草把树洞封上。


当代人的real,只在“小号”里

有人说周慕云最后在柬埔寨留下的秘密,应该是后悔吧。/《花样年华》


没有人知道他对着树洞说了什么,也没有人知道他曾经发生过什么故事,只有这个石洞可以为他保守秘密。


而我们那些无人可倾诉的话,终于也可以在小号里尽情地说了。

相关文章
留言
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