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周刊

《我的姐姐》不行,张子枫可以

《我的姐姐》不行,张子枫可以

《我的姐姐》不行,张子枫可以


文 恺哥


清明档话题度最高的电影,非《我的姐姐》莫属。


豆瓣开分7.9分、上映4天内票房破4亿元、口碑两极分化——


自带重男轻女、原生家庭、“扶弟魔”等话题属性的《我的姐姐》,犹如一枚重磅炸弹,在清明档上映后迅速引起热议。


针对剧情的设定,相信多数“姐姐”都能对主角面临的困境感同身受;关于结局的走向,观众则分持不同的观点,展开了激烈的争论,为数不多能达成的共识可能是:


且不论剧本好坏,朱媛媛、肖央等老戏骨的演技没得说,以及,主演张子枫的演技又进步了。


没错,作为主演的张子枫,又一次成为了舆论关注的焦点。而这只是一个开始——今年,张子枫还有另外3部电影待映:


4月16日,现实片《再见,少年》;

5月1日,悬疑片《秘密访客》;

8月14日,青春片《盛夏未来》。


这个夏天,无疑被张子枫承包了!


《我的姐姐》不行,张子枫可以


张子枫演姐姐,不是第一次了


在电影院看《我的姐姐》,观众很容易代入角色并产生共情。其中一大原因,就是张子枫将姐姐的愤怒、不解、委屈、无助诠释得恰如其分:


父母因为一场车祸意外离世,姐姐安然(张子枫 饰)不得不面临一个选择:放弃自己的梦想,独自抚养弟弟;或是将弟弟送养给一个好人家,然后过好自己的人生。


影片的开头,张子枫往那一站,环顾四周,活脱脱就是一个格格不入的局外人。车祸身亡的父母,钱包里甚至没有一张她的照片,以至于警察还要再三确认她与死者的关系。


《我的姐姐》不行,张子枫可以


因为是女儿,父母认为无需继承家业,“也没想着多买几套房子”;因为是女儿,父母将她的高考志愿从北京高校的临床医学改为当地学校的护士;因为是女儿,父母甚至不惜让她假扮腿瘸,以获取残疾证明,向社区申请生二胎……


父母去世后,家里的长辈像踢皮球一样,把照顾弟弟的重担放到姐姐身上。


面对“长姐如母”“别当白眼狼”的道德指责,张子枫低着头摆弄手指,眼皮都不抬一下,用轻飘飘的三两句话做出反击,成功刻画出一个“冷漠”、坚定的姐姐形象:

“我是独生女。”


《我的姐姐》不行,张子枫可以


姐姐在姑妈家里吃西瓜时,得知姑妈也曾做出不少牺牲,她表面上不动声色,但一边吃一边掉泪。


姐姐在医院工作时,看到一位患有先兆子痫的高危孕妇,宁愿冒着生命危险也要“保小”,就为了给丈夫生个儿子。看到这一切,姐姐终于爆发了,她一个箭步冲上去,抓住对方的衣领,质问这位孕妇的丈夫:


“你都生了两个女儿了,为什么还要生啊?儿子就那么好吗?!”


《我的姐姐》不行,张子枫可以


姑妈、孕妇这一代的女性,隐忍、坚强、为家庭做出了巨大牺牲。但是,难道女性的命运,就只能是牺牲吗?


在片中,姐姐尝试对自己的命运进行抗争,也有过数次情绪爆发的时刻。比起幼儿园的那场爆发戏,以下这一幕更令我印象深刻:


弟弟不吃姐姐做的早餐、非要吃肉包子,在上学的路上又哭又闹,旁边的路人看到后,还走上前来质疑姐姐的身份:“你是孩子什么人,我看他好像不想跟你走啊。”


张子枫索性把手用力一甩,抛下掷地有声的几个字:“那跟你走啊!”


《我的姐姐》不行,张子枫可以


“明明做错事情的不是我,为什么要我来承担责任?”


“弟弟没有错,我也没有错,但我也有自己的人生啊!”


不少观众都赞叹,这一次,张子枫终于从妹妹成功转型,变成了姐姐。


不过,这并不是张子枫第一次饰演姐姐。


早在2010年上映的电影《唐山大地震》里,张子枫就饰演过姐姐方登


《我的姐姐》不行,张子枫可以

《唐山大地震》里的姐姐也有类似的经历:家中只剩下一个西红柿,妈妈不假思索地让弟弟先吃,也没有考虑过分一半给姐姐。


唐山大地震发生后,一块水泥板压住了姐弟俩,弟弟勉强还能说话,姐姐也不断用砖块敲打石板,证明自己还活着。


救援队告诉母亲,目前的情况只能救一个人。


经过一番挣扎,母亲做出了选择:救弟弟。听到“救弟弟”的那一刻,姐姐流下了绝望的眼泪。


《我的姐姐》不行,张子枫可以


母亲带着弟弟离开,尚存一口气的姐姐,后来被救援队发现,并带回了军队。


求救、挣扎、被遗弃……


地震时发生的每一幕,都深深刻在姐姐的脑海中,成为她心中难解的一个结,因此直到成年后,姐姐也不愿意回唐山寻找亲人。


《我的姐姐》不行,张子枫可以


尽管两部电影都不出意料地走向了大团圆式的结局,剧本的好坏与否还有很大的探讨空间,但张子枫的进步有目共睹:


8岁拍摄《唐山大地震》,18岁拍摄《我的姐姐》,不论是戏里还是戏外,张子枫都通过姐姐之口,为处在相似困境的女性发声,如果说前者是小子枫开始为人熟知的高光时刻,那么后者就是她转型成功的又一力证。


小妹妹,“老”戏骨


“我看见一张脸蛋,既不引人注目地迷人,又迷人得不引人注目。”


在《向往的生活》中,与张子枫有过多次合作的黄磊,引用米兰·昆德拉写过的如上这段话,来形容张子枫的长相与气质。


婴儿肥的脸蛋、柔顺的头发、一笑起来就弯弯的眼睛……


的确,张子枫有着一个简单舒服、干干净净的“妹系”长相,初次见面,很难不让人产生好感。


《我的姐姐》不行,张子枫可以


如果再深入了解一下,你就会发现,张子枫还有更多可爱之处:这位乖巧的邻家妹妹,还是一位有天赋、肯吃苦的“老戏骨”。


2001年8月27日,张子枫出生于河南省三门峡市。


大概三四岁的时候,小子枫就爱守在电视机前看电视,并模仿里面的人物台词。当时她还不知道有演员这个职业,以为电视里的表演都是现场直播,十分佩服“每次重播都演得一模一样”的演员,对演戏产生了浓烈的兴趣。


5岁时,小子枫参加了河南电视台举办的一档少儿节目,逐渐有了知名度,并被评委慧眼相中:“你家孩子很有灵气,建议去北京发展。”


于是,小子枫被推荐到北京,拍摄了人生中的第一条豆浆机广告。


《我的姐姐》不行,张子枫可以


抱着演戏的梦想,5岁的小子枫,就这样开始了北漂的生活。


北漂的日子并不好过。一开始,小子枫几乎每天都要跑片场、接广告,常常工作到深夜,打不到车,妈妈就会背着她回家,一边背一边问:“要不我们回老家吧?”


但小子枫的答案永远都是拒绝。她选择留在北京,她愿意吃苦,而她也最终成功了。


7岁时,小子枫开始拍摄老舍话剧改编的电视剧《龙须沟》。她饰演的小妮子,要在一场大雨中从木板桥上摔进一条臭水沟里,由于安排成年人在下方接着会入镜,小子枫只能自己“意外”摔下去。这个片段,小子枫仅拍两条就顺利通过了。


《我的姐姐》不行,张子枫可以


8岁时,张子枫去面试《唐山大地震》里的姐姐方登一角。


冯小刚让张子枫回答什么是地震,张子枫想了想,回答说“地震会让很多人死掉”,想着想着,就红了眼圈。冯小刚见状,立马拍板定下了角色。


唐山大地震发生在夏天,但影片拍摄时是冬天。为了还原当时的状态,所有人都穿上了夏天的衣服,冻得发抖,而小子枫只穿着一条背心,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被压在道具水泥板下时,为了不让肚子有起伏,小子枫还时不时屏住呼吸,任由雨水流进鼻子里。这场戏拍了整整6个小时,她也没有一丝怨言。


导演冯小刚认为,张子枫就是《唐山大地震》的戏眼:“孩子是最不可控的因素,但张子枫是个例外。她的眼神很有戏,让我敢给她各种特写。”


电影上映后,姐姐在一片尘土中茫然四顾、手足无措的样子,牵动了亿万观众的心。


年仅8岁的张子枫,也凭借这一角色,击败胡歌、李沁、张子萱等一众演员,获得了第31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新人奖,成为当时年龄最小的获奖者。


《我的姐姐》不行,张子枫可以


16岁时,张子枫拍摄了电影《快把我哥带走》,由“国民女儿”成功转型成“国民妹妹”。


由于电影中的妹妹是一位业余搏击爱好者,张子枫特意在开拍前的一个月去学习搏击,反复练习过肩摔的技术,只为还原电影中不到5分钟的场景。


“还有一幕,是我要在黑夜里骑车去追哥哥。当时,拍摄现场除了摄制组打出的一束光,我什么也看不到。但是那一瞬间,我的情绪也完全释放了。”


《我的姐姐》不行,张子枫可以


2018年,17岁的张子枫凭借《你好,之华》里截然不同的少年之华与飒然两个角色,提名第55届台湾电影金马奖的最佳女配角。


她再一次用亮眼的表现证明:自己不仅能当童星,也能当一名好演员。


如今的张子枫,是一位兼具感受力和表现力的好演员,已经是行业内一颗备受瞩目、冉冉升起的新星。


《我的姐姐》不行,张子枫可以


佛系的妹妹,还差一个好剧本


2019年,中国电影频道评选出新生代演技四小花旦,分别是张子枫、文淇、张雪迎、关晓彤。


彼时的四小花旦,让人眼前一亮:


文淇凭《嘉年华》提名第54届金马奖最佳女主、凭《血观音》获得第54届金马奖最佳女配;张子枫凭《你好,之华》提名第55届金马奖最佳女配;


张雪迎出演的《狗十三》,在第64届柏林国际电影节上获奖;关晓彤则凭借《好先生》获得第23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女配,国民闺女的形象深入人心。


《我的姐姐》不行,张子枫可以


但随后的两年里,四小花旦中的多数人都出人意料的“低调”,没有“乘胜追击”,持续产出作品。张子枫就是其中的一位。


佛系的张子枫,形容自己像一个凹凸不平的圆球,有一定的个性,但没有刺。比起抓紧时间产出作品,张子枫对自己的未来有着清晰的认知:


“有些人的外表特能装,让大家觉得自己是个很有灵魂的人,但里面的内核是空的。而我呢,就是这种人。我觉得因为年纪的缘故,我相对来讲(演技)还没那么实,需要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


《我的姐姐》不行,张子枫可以

生活中的张子枫低调随性,喜欢宅在家里,享受与狗狗相伴的日子。/图源:微博@张子枫


在张子枫看来,自己的演法虽然一直被认为是“天赋型”和“感觉型”,但这种所谓的“天赋”和“感觉”,终有一天还是可能被耗光的,还是要多体验不同的生活,从生活中寻找拍戏的灵感:


“我最担心自己成为一个面瘫,就是你心中有万般的情绪要表达,但最后展现出来的就只有上下微微浮动的嘴角和无神的双眼,我最怕的就是这个。”


张子枫喜欢观察身边的事物。


在拍戏的空档,她喜欢乘坐当地的公交车,在公交车上观察形形色色的人物,从他们身上感受不一样的烟火气:


“我看到了搞推销的小伙子、拎着行李箱的年轻人、推着婴儿车挤公交车的父母、和我年纪相仿准备去上学的中学生......我在车上用局外人的视角去观察他们,想象着有一天我成为他们,该如何继续他们的人生,这一切都很有趣,不是吗?”


《我的姐姐》不行,张子枫可以


花点时间沉淀下来,是一件好事,从近期的几个角色看来,张子枫也取得了肉眼可见的进步。但成年后的张子枫,也要面临转型的挑战:


张子枫过往的角色虽然完成度不错,但重合率较高,戏路不算广。随便举几个例子:


《同桌的你》,饰演小时候的女主,中学生;《我和我的祖国》,饰演小时候的女主,中学生;《李雷和韩梅梅》,饰演女主,中学生。


只接适合自己年龄、戏路的剧本,是一件好事。但娱乐圈从来就不缺“天赋型”的小演员,荣梓杉、王圣迪等“后浪”开始崭露头角,成年之后的张子枫,也需要突破自己的局限,挑战多元化的角色,这也意味着更大的挑战,就像她说过的那样:


“拍《唐山大地震》时,我的年纪还小,信念感很强,只要把你的感受表达出来就行了。但长大后就没有那么自由了,演一场戏要考虑的东西会更多,不是自己相信就好了,你还要完成这个人物,而不是在演自己的某种感受。”


《我的姐姐》不行,张子枫可以


《我的姐姐》,算是一个不错的开始:


在拍摄前期,张子枫认真做好了准备工作,前往医院体验角色,实习了一周。早上7点多上班、深夜1点多离开,她的工作时间与一名正职护士无异。电影上映后,张子枫的表演也成功获得了大家的认可。


在这部电影里,她终于不再是一个稚气的高中生,而是一位步入社会、面临种种困境的女性。


《我的姐姐》不行,张子枫可以

张子枫曾经在笔记本上写下:“又一年过去了,小孩挺好,不要变。”希望她永远都是那个热爱演戏、不变初心的小孩。/图源:微博@张子枫


参考资料

[1] 彭昱畅&张子枫:热血少年与新式宅女|VogueMe

[2] 张子枫 向往的旅行 | COVER STORY

[3] 张子枫:享受着 不安着 向前着 步履安稳|山下学堂

[4] 张子枫:《唐山大地震》中“最让人心疼的中国女孩” |雷传桃

[5] 张子枫:我不是有天分的小孩|晓叮当

相关文章
留言
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