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周刊

汪海林脱口秀:过去我们不相信崇高,现在又不敢面对复杂人心…

(本文为汪海林日前在《新周刊》鼓楼西剧场“热声”脱口秀上的演讲文稿)

听说卖票了,我很担心啊,看完了观众要求退票怎么办。看了前几位的表演,我这颗心算是……彻底放不下了,这表演,就该倒贴钱啊。

看上去,我评说这个分析那个,其实,我对百分之九十的娱乐圈的事儿没有发表任何看法。什么《青春有你2》《乘风破浪的姐姐》,什么男团女团,演员请就餐,这些节目多傻啊,我说什么了吗?半句都没说!

只是我对一些涉及行业内部的问题说几句,有时候就说半句,就能上热搜。只能这么理解,我说到了时代的G点,行业的痛点,说了一些大家想说没说的话。

汪海林脱口秀:过去我们不相信崇高,现在又不敢面对复杂人心…

还有,谭飞拉着我搞了这节目四味毒叔,三天两头给我打电话,“海林你说下这个事儿吧,你说下那个事儿吧”。我说:“我就别老说了”,他说:“不行啊,你是四味毒叔中的一味啊,你得干活儿啊”。所以不得不评论一些事情,于是显得我每天不是说这个就是说那个,像不干正事儿。其实,我告诉大家,这一段时间四味毒叔就是我的正事儿!

直到有一天,谭飞说:“海林,我突然发现一个问题啊”。我说:“什么问题?”“我们这个天天骂人,好像不挣钱啊。”我说:“你才知道啊”。

有人跟我说,你快去看看,有个人翻唱崔健的《一块红布》,我看了,他把《一块红布》唱成了《一条红裤衩》,我忍住了,什么也没说。我说什么呢?不许这样唱?时代在变化,日剧现在基本不拍偶像剧了,年轻人不信了。“一条红内裤”就是这个时代的颤音。

大家知道,有一阵我得罪了鲜肉粉,她们就每天攻击我,我就看她们微博相册,挑长得丑的一个个回击,长得好看的就算了。

这样一来,我跟丑女的互动越来越多,显得很单调,我就决定转换一个话题,不然人家觉得你每天就是批评流量,你能不能说点别的?

汪海林脱口秀:过去我们不相信崇高,现在又不敢面对复杂人心…

其实我也说足球,虎扑的朋友就说:“谢谢你,你还是说流量吧”。那不谈流量谈什么呢,我决定:谈谈女权,冲一下喜。这一谈不要紧,又被围攻了。有朋友说,你胆子真大。

我们有电视剧里男的对女的说:我养你。好多女观众说被甜化了。这难道不是饲养员对猪说的吗?我对这样的剧情非常愤怒,对这样的男人,我觉得真是太狂妄了,什么玩意儿啊你。有人说那是周星驰在《喜剧之王》里说的,那个说的没毛病,那是嫖客对妓女说的,我养你,意思是以后别卖了。

我们现在看剧,有一批人,不是看剧的,是来看三观的。人数众多,戴着居委会统一配发的红箍,上面写着“我有病”,拿着放大镜看电视剧:这个地方侮辱妇女了……这个地方歧视女性了……这个地方小三嚣张了……这个地方主角作妖了……这个人物渣男了……

二十一世纪已经过去了20年,我们的观众开始进行道德审查了。甚至翻出来琼瑶的作品,说三观有问题,贾宝玉是渣男,呼吁祝英台嫁给马文才。

汪海林脱口秀:过去我们不相信崇高,现在又不敢面对复杂人心…

《少年梁祝》中祝英台与马文才在戏外成了夫妻


这对我们创作者是个考验,戏写成什么样不重要,千万不要得罪这些姑奶奶。所以,中国现在做剧做视频,女人不能得罪。流量明星的粉丝是未成年少女,三观党是一些贞洁烈女,你都得罪不起。我们今天,审视我们的观众,没有了女人,只剩下粉丝和道德纠察队员,我就有个不切实际的妄想,希望女人回归。

有人跟我说:三观党就是一些生活不如意的大老娘儿们。我非常生气,大老娘儿们怎么了?

她们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支柱啊,她们运转着每一个家庭,她们照顾老人,教育孩子,她们很多还要工作,哪个单位不是她们顶着啊,小伙子行吗?

说句掏心窝子的话,这个世界离了大老娘儿们,就当场不转了,不信你试试。但社会把她们逼成什么样了?一个个百折不挠,能斗能忍,早看透了男人都不是好东西,看清了生活的真相却依然热爱生活,这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真正做到不抛弃、不放弃的,是她们。我们这个社会,要弘扬大老娘儿们精神。

三观党决不能代表大老娘儿们,它里面还有相当多的猥琐男。我们创作者面临一个巨大的困境,就是我们的主体观众哪儿去了?

她们是看《新白娘子传奇》的观众,是看《渴望》的观众,也是看《围城》和《空镜子》的观众啊。她们做错什么了,你让她们看《楚乔传》和《陈情令》。

汪海林脱口秀:过去我们不相信崇高,现在又不敢面对复杂人心…

《围城》


行业内总是呼唤好作品回归,我则希望首先要呼唤观众回归。我们这个行业,对我们的观众太不好了,亏心不亏心啊。现在,只有韭菜,没有观众。演员搞成鲜肉,成为肉类行业,观众搞成韭菜,变成蔬菜行业,整个儿一个新发地。

有段时间我们不相信崇高,为了体现人性,主人公都是贪生怕死喜欢大胸。

现在又不敢写现实的缺憾和复杂的人心,一写就成了教人学坏,毁人三观。

我们创作者被架在不上不下的地方,写不痛不痒的东西。

我们的艺术创作,可以怀有道德目的,但我们更希望作品未必有道德目的,却产生了道德影响。艺术是通过美对人产生影响,给人善的启示和感召。

我们不为秩序写作,我们不是道德程序员,宋方金说写作是揭示真相,我说写作要制造幻相。

社会多复杂啊,世界多丰富啊。

汪海林脱口秀:过去我们不相信崇高,现在又不敢面对复杂人心…

我和方金前一阵去了庐山,看了庐山瀑布,瀑布是水堕落时的风景,所以请记住,有时堕落也是风景。

我们国家有很好的《中国公民读本》,天津教育出版社出版的,还有我衷心拥护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三观党看这些教育材料就可以了,一定能满足你们的需求,不要看剧好吗?求你们了。

哥哥要退回到普通新人位置,争取在流量中好好混,不要出圈,会更适合他,也会减去很多烦恼。峰顶高寒,他扛不起,他的团队是不是顶配,小马拉得动大车吗,这都是问题。人最难是找准合适的位置。不能都跟我似的,总以为自己可以做足球评论,这叫没有认清自己的位置。

不管怎样,希望他好,也希望粉丝不要再害他。

当然,更希望流量明星这种搞法,到他这儿为止。行业能回到正路上来,干点儿正事。

疫情期间,各行各业都困难,有一点特别好,我们编剧不抱怨,我们可以随时调整自己,适应变化。现在大家活儿越干越多,钱越结越少,却越干越有信心。我相信总有一天编剧会走上街头和宾馆推介自己,上门服务,门缝里塞小卡片,上面写:擅长耽美甜宠,虐心虐情各种虐,活儿好不粘人。

OK,我是活儿好不粘人的编剧汪海林,谢谢大家!

【文/汪海林】

相关文章
留言
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