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者

作者抄袭、撕逼,45万读者流失,卖情怀的《爱格》还能走多远?

作者抄袭、撕逼,45万读者流失,卖情怀的《爱格》还能走多远?

作者抄袭、撕逼,45万读者流失,卖情怀的《爱格》还能走多远?

作者丨随便小姐Noname


每年的春节都是阖家团聚共享天伦的时候,谈笑间除了日常琐事,就是几代人的遥想当年。

父辈们当年的青春记忆是在广袤土地上洒下的汗水,是轰轰烈烈的运动,是冬天里的一把火,是席慕蓉的一首诗。

到了我们这一代,青春的记忆就成了红白机,齐刘海,大头贴中的嘟嘟嘴,还有那一本本散发着青春疼痛气息的杂志。

而《爱格》,就是很多人记忆中难以抹去的一部分。


01

2003年,一个叫郭敬明的小个子横空出世,出版了《爱与痛的边缘》、《梦里花落知多少》等一系列散文集和小说,开创了出版界的神话。他让人们知道了,原来青春小说不仅是只有《花季雨季》,《女生贾梅》,原来青春小说还能这样写。从此,一种后来被称为“青春疼痛文学”的文学类型悄然而生。

那时新媒体尚未兴起,杂志还是文学传播的主体,借着这股“疼痛文学”的风潮,众多封面花哨,内容雷同的杂志纷纷上马。

一时间,青春文学杂志市场百花齐放,煞是繁荣。

后来居上的《爱格》直至2007年才问世,其实算不上第一个吃螃蟹的杂志,已经连蟹爪都快捞不上了。

当时的青春杂志市场已接近饱和,不说那些粗制滥造的各类野路子杂志,仅仅同样是覆盖15岁~25岁的读者群体,《爱格》就有两个“天花板式”的对手。

老牌杂志《南风》,创刊于2002年,以另类的设计风格和文学气息独占鳌头,还有特色栏目“双生花”,就是同一画面,由两个作者演绎不同的故事,这种创新模式吸引了一大批死忠读者。

《花火》风格青春,背靠湖南魅丽文化传媒公司,深谙流行造星之道,它时刻站在时尚的潮头,凭借自身的娱乐优势,迅速建立了自己年轻强大的品牌形象。

作者抄袭、撕逼,45万读者流失,卖情怀的《爱格》还能走多远?

在强敌环伺中,《爱格》要如何站稳脚跟,是摆在编辑们面前的首要难题。

编辑们分析了市场上同类型的各类杂志,发现青春类杂志都有一个通病,就是稿件质量稂莠不齐,题材单一固化。而一本杂志的灵魂在于稿件,稿件的灵魂在于写手,能不能提炼出一批高质量的文章,培养出一个稳定的高质量的写手团,成为了《爱格》打开市场的重中之重。

因此,在众多青春杂志中,《爱格》对稿件的严苛是出了名的,杂志细分了“主打”、“锦年”、“花事”等多个板块,对于不同板块的稿件要求也不尽相同。

“题材新鲜,故事性强,感情浓厚深刻,文字与语言有强烈的自我风格与特点。”

“文字活泼可爱,字里行间给人温暖感。故事结局美好,哪怕是错过与遗憾,也一定是心存释怀与希望。”

“情节新鲜,故事可读性强,感情浓厚,能够带来深刻触动,进而引起共鸣。”

……

在这样严格的要求下,《爱格》渐渐形成了独特的文艺风格,同时也培养了一批自己的优质写手,如白槿湖、七徽、吕亦涵等。

作者抄袭、撕逼,45万读者流失,卖情怀的《爱格》还能走多远?

(爱格作者吕亦涵)

《末世岛屿 》、《如果巴黎不快乐》等经典文章也成为那个年代很多人心底的记忆。

细致到严苛的稿件要求是把双刃剑,在前期极大地拉高了稿件的门槛,提升了文章的质量。

但到了后期,这些要求就像写手们身上的束缚,使他们带着脚镣舞蹈,终会有疲惫的一天。


02

《爱格》能在一众对手中杀出重围,不仅因为稿件质量远超竞品,在影像方面更是有口皆碑,号称“影像第一刊”,被誉为“青春文学界的时尚杂志”。

在同期杂志封面还在使用着漫画图片时,《爱格》就开始采用青春靓丽的书模作为封面了。

作为一本青春杂志,《爱格》时尚触觉竟然极为敏锐,编辑部早早与时尚工作室MOON建立了合作关系,打造了高质量的封面和内页。

作者抄袭、撕逼,45万读者流失,卖情怀的《爱格》还能走多远?

(MOON工作室摄影作品)

当时的MOON工作室有多火呢?可以参考现在的陈漫工作室。很多明星,尤其是嘉行的一些演员,迪丽热巴,张云龙,黄梦莹……都拍过他们工作室的照片。

现在,他们身价倍增,已经是青春文学杂志“请不起”的模特。

2012年10月B刊的封面人物是迪丽热巴,那时,她还是名不见经传的小透明。一本杂志封面,让很多人记住了这个眼神流转,笑容甜美的少数民族女孩。

作者抄袭、撕逼,45万读者流失,卖情怀的《爱格》还能走多远?

另外一个比较出圈的书模是白敬亭。日系风背景,暖色调的原木装饰,画面正中的白敬亭一袭白衣,笑容温暖,目光清澈。这一幕满足了多少少女们心中完美学长的幻想。就像有网友说的,“看到这个封面,杂志中所有小说的男主角都有了脸。”

《爱格》和书模们也是互相成就的。书模们为杂志增色不少,杂志同样也为书模们带来巨大的流量和知名度。

那时候的宋威龙还只有15岁,拍摄《爱格》的封面后,他走上了模特的道路。

那时的他看上去青涩腼腆,气质干净,一身橘红色毛衣更衬得他眉目舒朗,形象出众。此后他凭借《凤求凰》、《下一站幸福》中的精彩表演晋升新生代小生中的代表人物。而《爱格》,就是他走向娱乐圈的那块敲门砖。

《爱格》的封面书模不仅是杂志的宣传者,他们的妆容、配饰、发型、动作更是时代潮流的风向标。

女孩剪一个厚厚的齐刘海,戴一个猫耳发箍,男孩一定要拗上一身白衣白裤,幻想自己就是日剧中的风云学长。

作者抄袭、撕逼,45万读者流失,卖情怀的《爱格》还能走多远?

(爱格模特:球球、小仙女)

对他们来说,《爱格》已经不仅仅是一本杂志,还是他们的青春。


03

没有人会永远青春,但永远有人正青春着。

从前,我们以为《爱格》可以是那个永远青春的朋友,始终陪伴着每一个正青春的人。后来我们才知道,即使是一本杂志,也不能永葆青春。

自2008年起,纸媒开始全面没落。

在中国,创办了16年之久、发行量曾达到10多万份的我国第一家中央级新闻报纸《中华新闻报》因严重资不抵债停办。

创刊于法国,发行位列女性刊物第二的《心理月刊》于2014年休刊;

《读者原创版·全世爱》自2013年9月创刊以来已出版15期。然而主编表示“由于与刊物主办方读者集团的合同等原因,将在2014年的12月推出最后一刊后,正式和大家告别。”这些无疑都折射出了传统媒体行业正在日渐衰落这个不争的事实。

作者抄袭、撕逼,45万读者流失,卖情怀的《爱格》还能走多远?

在现实的洪流前,《爱格》只能被裹挟着,艰难前行。

曾经最高月发行量达到60万册的《爱格》杂志,2013年的月发行量为15万册,仅为当时的四分之一。

短短几年,已有45万人放弃《爱格》。

除了行业大势的影响,《爱格》本身的问题也是影响杂志发展的重要原因。

之前严苛的稿件标准和稳定成熟的写手团队保障了稿件的质量,同时也限制了杂志的发展。

杂志中大量采用签约写手的稿件,新人写手难出头,投稿热情大大降低。而写手团中的作者也频频爆出“抄袭”“撕逼”等丑闻,稿件来源不再稳定,质量也一落千丈。

再好的菜,吃了十年也会腻的。“爱格体”泛滥,使得故事无奇,千篇一律,其他方面的亮点亦是寥寥,除了食之无味又能有何体会?

十年前的我们读到“爱情像糖,甜到忧伤”,会觉得这句话像一只小手,拨动了心底最柔软的那块地方。

十年后的少年们再读到这样的句子,却只会嗤笑一句“非主流文学”。

这就是残酷的现实。

没什么永远流行,但永远有一股风在流行。

《爱格》固然是我们一部分青春的美好回忆,可是在这个“靠数据说话”的时代,仅靠“情怀”二字无法自救。

文章套路单一重复,审美输出相似,写着齁了的心灵鸡精且乐此不疲。

很难想象,如果继续这样下去,

这本活在记忆里的青春读物,到底还能青春多久呢?


作者丨 随便小姐Noname

配图丨《爱格》杂志

「投稿指南」原创首发,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
留言
访客